•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二十七章 怀念夫唱妇随听话的小秋】【作者:洗澡水2】

    时间:2017-12-09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7-12-5 17:48 编辑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二十六章 接父亲回家】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洗澡水2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二十七章 怀念夫唱妇随听话的小秋

            开更之前,先例外说个事:


      以前群里有500人时,有人盗文。


      后来200多人,依然有人盗文。


      现在100人,还有人盗文。


      在这里,我替性大还有大部分作者说句话:你们这群盗文的狗逼,一辈子只配看太监文。


      性大收费,你们盗文,是窃取他人的劳动成果。


      我以前从未收过费,但是你们盗文,会打乱我更新的节奏。


      我建群的目的,是大家一起讨论聊天,集思广益,查缺补漏。群里更新的肯定最快的。也是为了创造更好的作品。


      我以前有自己的更新计划,忙的时候,更新存货,不忙的时候,多更一点。


      可是你们一盗文,我网站上,就不得不更新,那样子,我一天到晚都得去更新,还有喘息的时间吗?


      如果不是不想小秋这篇文章太监了,你们盗文的一开始,我可能就不更新了。


      我只能告诉这群盗文的,正因为你们的存在,好的文章,才会有那么多太监的。才会有有些作者,气得去popo这种外网去更新。


      这跟这部小说一样,看似不合理的才是最合理的。


      我以前也讨厌太监文,但是此刻,我要为那些太监文,点一万个赞。


      那些盗文的渣渣们,你们一辈子只配看太监文。


      好了,还是那句话,以前承诺过,小秋绝不会太监,所以不管怎么样,还会照旧把小秋这部小说写完结的。

      正文:

      走出医院门口,准备打叶无痕电话时,才发现,我从来没跟叶无痕打过交道,甚至连怎么叫他,我都不知道,仅仅是从小秋那里拿来个号码。

      我一看这不行,人家大老远跑过来,我一个大老爷们去见他,还不把他吓死?所以我又赶紧把刚走不远的小秋喊过来带着一起去见叶无痕了。

      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小秋居然也是半斤八两,居然也不知道叶无痕长什么样,到了海底捞的楼下,还在电话问叶无痕什么:“什么?你在哪啊?穿什么衣服?在对面?你来海底捞底下啊,我穿的青色T裇蓝色牛仔裤…”。杏吧首发

      我在那一阵无语,然后就事不关己,手插口袋,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而小秋还在那嘀咕着什么:“哎呀,还没看到吗?我手里拿着电话呀,就在海底捞门口嘛,黑色长头发,青绿色T裇啊…”。

      而且说着说着,小秋突然盯着手机,皱着眉头来了句:“怪了,怎么挂断我电话了…?”就在小秋疑惑不解,还没过几秒时,走过来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拍了拍小秋的肩膀礼貌性笑着试探性问道:“你就是…?”

      小秋先是一惊一愣,然后立马笑着说道:“你就是叶无痕吧?”

      可能被小秋的笑容感染,叶无痕那笑容也绽放了,也从刚才的拘谨,变成了轻快地说道:“是啊,你就是那什么《秋东之爱,暖如春夏》是吧?”

      叶无痕一字一词刻意说得很清晰,生怕小秋听不清楚一样,小秋却尴尬地笑了笑,心虚慌张地看了看我,而我已经经历了“大风大浪”,毕竟那么性感前卫奔放的婚纱照都看了,一个“秀恩爱”的网名,自然也对我造成不了什么打击。所以,我又摆出了一副“没听到”,“茫然不知”的样子。

      但是,我跟小秋的眼神交流,可能被叶无痕捕捉到了,叶无痕小声问小秋道:“你认识那个男的?”

      这时小秋才又笑出声呵呵道:“他是我老公啊,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女的,跟我老公是同事,让他帮你,岂不是更方便吗?”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与一母。俩个陌生的男人相见,叶无痕脸上果然又挂起了一副拘谨的表情,不过依然客套跟我打了个招呼。

      随后三个人来到了商场里,我本来想叫叶无痕去咖啡厅的,不过可能叶无痕也是工薪一族,就没让我破费,见状,我只好给三个人买了三杯饮料,接着便坐在商场里的板凳上聊了起来。

      小秋女人家一个,先是好奇地问叶无痕:“叶哥啊,你昨晚在哪里睡得啊?”

      叶无痕摸了摸眼镜框,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先坦白两件事情,第一,我不叫叶无痕,这是我网名,我真名叫杨鑫宸;第二,我是今天才过来的,我就在上海嘛,我以前在深圳住了很久,微信里地址就写的深圳,今年刚来上海,还没来得及改过来,也没来得及跟你解释…”。

      我心想,这网上交友果然有风险啊。而小秋有点尴尬,不过依然强颜欢笑道:“杨鑫宸,挺好听的一个名字,人如其名,呵呵…”。

      叶无痕则是笑了笑说道:“好听,那也是我爸的功劳嘛。对了,一开始我没打算过来的,怕你是骗子还是仙人跳什么的,但是,我一看你给我转了500块,我心想哪有骗子还给别人打钱的?对了,还不知道你跟你家这位…叫什么?”

      小秋依然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而我则也只好说道:“我叫小陈,我老婆,大家都喊她小秋…”。

      “哦,陈兄好,是我多虑了错怪了你们的一片好心,这500块我现在还给你们,真不好意思…”。

      说完,叶无痕,就掏出手机,要转钱,而小秋也礼貌性拉扯着说什么:“没关系,不用这么麻烦了…”。

      但是,小秋哪里拗得过叶无痕,毕竟总不能抢叶无痕手机吧。所以,折腾了几下,叶无痕把钱又还给了小秋。

      看到这,我在那有点感慨,这个叶无痕跟莫芬还有点像,最起码不会占别人便宜。就算不是什么好鸟,理应不会给莫芬带来伤害,而且,现在莫芬需要的是平衡感,她前夫刚有了新欢,如果没有个靠谱的人追她,她肯定心里不平衡,觉得自己连她前夫都不如。

      所以,我在那“自私自利”地想着,很快就想通了,便对叶无痕说道:“对了,上海离汉中也不远,反正你也是今年刚到上海,估计最多上了3个月班,辞职也不会太亏,这样好了,我上班的那个公司,还可以,中外合资的,明天你去应聘一下后勤采购,试用期可能工资低一点,但是,转正后,社保啊,公积金都有,福利还不错,单身的女的也多,就算给你介绍的也许不合适,没人敢打这个包票对吧?不过你自己也能物色其他投缘的…”。

      我刚说完,叶无痕激动地说道:“靠谱,靠谱,真靠谱,网上交友居然也能遇到这么靠谱的,陈兄,前几天你老婆还跟我说,不要辞职,到这里先工作半个月试试看,我心想一个女人,哪会考虑这么周全?我还真以为骗子,现在我才知道,这叫有其夫必有其妻,夫唱妇随,有什么样的老公就有什么的老婆啊…”。

      刚一见面,就这么客套,对别人大肆称赞,我头皮一阵发麻,不过也的确看到了点莫芬的影子,我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画面:“这叶无痕跟莫芬如果要结婚了,俩个人整天会不会互相称赞,叶无痕说,老婆你好棒,莫芬会不会说,老公,你才是最优秀了,然后对夸个半天?”

      我在那想着想着就笑了,所以我一下站起来说道:“对了,杨兄还没吃吧?我去接那个女的也就是莫芬,大家一起随意吃一点,不过,今天你就说是我以前大学毕业实习时的一个同事,先随意一点比较好…”。

      “我懂,我懂…一定,一定…随意,随意…”。叶无痕连连应诺,还用重复句式来强调突出他话里的含义,还真有那么一点文绉绉的了。

      但是此时,小秋却也连忙对叶无痕说道:“对咯,我不能陪你们吃饭了,小孩子在家里,我不放心,对了,你吃饭时,不要提到我,最近我为了给莫芬找对象,俩个人吵翻了,我让她好好找一个,俩个人生活也有个依靠,莫芬怪我多管闲事…”。

      小秋这么随意一开脱,叶无痕却认真地在那感慨道:“唉,这年头好人难做,忠言逆耳啊…”。

      “对。对。对,你努力一点,只要你能真心对莫芬好,莫芬也不会怪我…”。

      “放心,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就剩下一份真心了,如果两个人有眼缘,合得来,我肯定呵护她一辈子…”。

      叶无痕说到这,小秋满意得笑了笑,但是叶无痕好像还有话要说,还在那喋喋不休道:“像我这个年纪了,也经历过坎坷,肯定也是想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嘛,肯定不会跟那些花花公子一样啦…”。

      我一看,这不得了,叶无痕简直“加强版”莫芬,文绉绉的,还特别能说会道,所以见状,我只好说道:“杨兄,你在这里稍微坐一会,我去接我同事过来…”。

      “好,你尽管去吧,路上开车注意安全…”。杏吧首发

      被一个男人,还是陌生男人这样唠叨关心,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所以也没再停留,送小秋到了公交车站,然后就打了个电话给莫芬。

      接着,我开车来到了莫芬小区门口,而莫芬早就等在那,我车子开过去一看,只见莫芬穿了一袭淡粉色的连衣裙,还套着肉白色丝袜,绿色的高跟凉鞋。一看就是刻意打扮过,而且打扮得煞是清凉好看。

      尤其,莫芬一进车,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这顿时让我心旌摇曳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脚踏两只船,不想跟莫芬坦白。

      但是,有贼心没贼胆,车子“嗡嗡嗡”发动了起来,慢悠悠拐弯跑了起来,而我也支支吾吾了起来道:“本来…昨天…说好…一起…出去…玩的,”说完停了了一下叹了气说道:“唉,但是,昨天…”。

      一看我吞吞吐吐的,莫芬笑着说道:“哎呀,这有什么?昨天你忙嘛,对了,昨天你说不在家,你去哪了?”

      “这,…”我又吞吞吐吐了一下才鼓起勇气说道:“前几天,我爸脚摔了,住院了,不知道小秋从哪里知道了,居然借机跑了回来…”。

      “小秋回来了?”莫芬大为惊讶地说着。

      莫芬的激动反应,让我有点亚历山大,我又支支吾吾说道:“额,是啊,好像还不打算走了…”。

      莫芬一听脸色立马有点不好看,有点激动地粗重呼吸了,愣了会才问道:“那你们现在怎么办?”

      莫芬问的严肃又恐怖,所以我狼狈不堪地吱唔道:“我跟小秋说要离婚,她不同意,而且她说了,要么让我等半年,要么法院起诉离婚,鱼死网破…”。

      莫芬听了后,气冲冲在那愤怒地思考了会又问道:“那你怎么打算的?”

      莫芬的每个问题,都让我亚历山大,我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那能怎么办?离婚怎么可能那么快?”

      “那小秋现在不走了?你们就这样住在一起?”这次莫芬问的倒挺快。

      但是,我依然感觉回答起来并不轻松,绞尽脑汁想了下才说道:“是啊,那能怎么样?小秋那性格,我又赶不走她,况且,当初为了面子,我跟邻居们说的是我出轨把小秋气跑了,大家都不知道小秋出轨了,我没法赶她走啊,不过我跟她分床睡了…”。

      莫芬愁眉紧锁,在那想了会,突然说道:“停车,我要下车…”。

      莫芬的反应让我很意外,但是感觉又很坚决,所以我连忙说道:“怎么啦?哎呀…”。

      “小秋回来了,你还约我出来干嘛?等你解决好了你的事情再说,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不是说好一起吃个饭嘛?同事之间吃个饭很正常啊,今天我一个老同学过来,三个人一起吃饭,开心一下嘛,我这几天被小秋吵得头都大了…”。

      “不想去,停车,我叫你停车,听到没有?”

      莫芬有点抓狂,这让我感觉很郁闷,我心想,真是搞笑了,带你旅游,带你散心,好心当驴肝肺了,现在居然把责任全部怪到我头上了。

      所以,这让我又愤怒,又委屈,所以便停下了车,但是一想到叶无痕还等在那,我就又无奈地哄道:“怎么了嘛?小秋回来了也可以一起吃饭啊。我真想不通了,小秋离家出走,我跟她也算分居了,我还不能跟在外面朋友吃吃饭聊聊天吗?”

      我说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是莫芬还是听不进去,完全没小秋那么容易哄,在那气嘟嘟说道:“算了,下次吧,今天不想去吃了,你把我送回去一点,以后有机会,再一起吃饭吧…”。

      莫芬的过度恩怨分明,让我有点亚历山大,因为我本来就是随心所欲的性格,所以我便没有再强求,就又送莫芬回去了。

      虽然,莫芬,不愿意过来吃饭。但是也算因祸得福吧,既然莫芬这个人,如此有板有眼泾渭分明,不让她知道叶无痕是我介绍的也好。毕竟看莫芬今天这反应,不说恨我,最起码都有点厌恶我,如果让他知道叶无痕是我朋友,肯定也会很排斥。

      但是,我依然有点自私,因为我心想,没给莫芬带来欢乐,反而让她更生气,这样她心情只会更差了,上班时肯定更加闷闷不乐。

      所以,我也就没跟叶无痕说得那么清楚,只是说莫芬这个人比较倔,宁缺毋滥,不喜欢别人给她介绍对象。喜欢自然而然的缘分。

      叶无痕听了,反而饶有兴趣地说道:“这样最好了,我就喜欢这样的女的,讨过来当老婆最好,放心得很,明天我去公司应聘,装成不认识你,直接追她”。

      而我一听,心想也挺好,这样不管成不成,有人热情的嘘寒问暖追莫芬,肯定能让她心里好受点。

      就这样,我又意味深长在那感慨了起来,叶无痕说得没错啊,“好人难做”。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让我更加郁闷,第二天上班时,莫芬居然交给我一封辞职信。

      这让我大感意外,莫芬也太刚烈,脾气也太火爆了吧。这让我有点心有余悸,毕竟小秋虽然刁蛮,但是基本上一哄就好。如果,当初娶了莫芬,跟她说想玩前卫的勾引父亲的性游戏,不被她打死吗?

      莫芬的是非分明,让我不自觉地有点想念小秋的听话好哄。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3676
    来自群组: 【书吧原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