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夫妻侦探社(淫妻)13

    时间:2018-02-14
    夫妻侦探社 第13节


    “很无聊啊,你又不给我打电话。”

    “呵呵,训练太紧张了,对不住啊。”我摸摸头道歉,心里却嘀咕着:貌似我们不是很熟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爲什麽,那天很无聊的时候突然想四处走走,就想到你了,然後就出发咯。”她咯咯笑着。

    “阿切——!”三月的北卡罗来纳温度依然不高,坐在敞篷车里吹着凉风,很快我感觉自己有清鼻涕了,看看蓝烟凝,貌似只穿了一件灰色套头毛衣,不冷啊。

    10几分锺後,带她来到了镇上的酒吧,因爲还没到晚餐时间,人不是很多。

    “嗨,李。”酒保熟络的跟我打着招呼。这是个五大三粗,胳膊上锈着一条龙纹身的白人大胖子。

    “嗨,John.”我跟他握了握手,两人靠过去碰碰肩膀。

    “你女朋友?”John看看蓝烟凝。

    “NO”“Yes”我跟蓝烟凝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我诧异的看向回答“Yes”的蓝烟凝:“你搞什麽鬼?”

    “今天本来应该是我跟他结婚的日子。”她忽然说,眼眶瞬间红了,轻轻扭过头去,她快速的抹了抹眼角。

    我点点头,转手对John打个手势:“给她一杯Dry Martini,我来杯Gibson.”

    “我也要Gibson”她举起手。

    John看着我,我看看她,然後点点头。很快,酒上来了,蓝烟凝接过,一口就灌了下去,然後剧烈的咳嗽起来。

    “鸡尾酒也有高度的,你傻呀。”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好一会儿,她才背过气来:“爽!再来一杯!”看得出,蓝烟凝的酒量不错,但这样空着肚子一杯接一杯,很快她就有了酒意,看着她跟John大大咧咧的交流,不经意间眼底流露出的悲伤,不知怎麽,我有些心疼。渐渐的,天晚了,蓝烟凝也醉了。

    “走了。”我拉起已醉的晕头转向的蓝烟凝,好在她还没烂醉如泥,“你住哪儿?我送你过去。”

    “我哪儿也不去”她的舌头有些大:“我要喝酒。”

    “你喝醉了。”我强行拉起她,一手将她的手搭在我的肩上,一手扶着她的腰,她的腰很细,很柔软。

    “我,不要。”她嘟嘟啷啷着。

    我也喝了酒,而且不少,再开车是不敢了,被抓住罪名可不小,只能将车开到附近的汽车旅馆,要了一间房,踉踉跄跄的扶着她进了房间,将她重重的放倒在床上。然後走进浴室里,找来一条毛巾用热水打湿了,回到房间里,仔细的爲她擦着脸。她依然嘴里嘟嘟啷啷着什麽,不停的打开我的手,脸红红的,因爲仰头躺着,下巴显出一点婴儿肥。好不容易帮她擦完脸,我跪坐在她身边,愣愣的看着她:此刻,绮妮在干什麽?也许正在跟孙荣浩缠绵吧。

    (八)

    我在蓝烟凝身边发了一会儿愣,眼睛看着蓝烟凝,心却飞向了大洋彼岸。许久,我才长吁了一口气,准备下床离开,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拉住了我的衣角。我回过头,蓝烟凝已经醒了,睁开了双眼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眼睛很大很亮,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的眼睛好漂亮。

    “别走。”她弱弱的:“我害怕一个人。”我愣愣,还是点点头,在她身边坐下,靠在床背上。她顺势半趴在了我的身上,手搂着我的肚子。

    “咳。”我清了清喉咙,有些心虚:“那个…咳…我只能坐一会儿。”

    “不要。”她的手紧了紧。

    “你会让我误会的。”我决定把话说清楚:“我可不是什麽善男信女。”

    “看不出来。”蓝烟凝擡起头,看着我。

    “那个,我很坏的,下心弄了你。”我自己都知道说这话时实在没有一点杀伤力。

    “你是个好人。”她说的这话怎麽让我感觉怪怪的,貌似每个悲催的男人背後都会有一个女人很遗憾的对他说:“你是个好人。”然後就没有然後了。好在今晚,我似乎不是那个悲催的男人。

    “你是个好人。”蓝烟凝又强调了一句:“好人应该有好报。”她爬了起来,坐在了我的身上。

    一年多未尝过肉味的小弟弟立马从睡梦中苏醒。

    我困难的咽咽口水:“蓝小姐,其实,你该知道…如果你需要…会有很多更优秀的男士”说完我心里对自己一通乱骂:“你丫在胡说八道些什麽?”

    蓝烟凝坐在我的身上,俯视着我,伸过手来轻抚着我的脸颊:“你一点都不像他。但是今晚,我就想找一个陌生的好人让我忘掉他。你会好好爱我吗?”我没有回答,凝视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隔我是那麽近,而且缓缓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後一团温烫肉感印在了我的嘴上。

    我的下面立马立正,竖起了旗杆,展示它昂扬的斗志。显然她感觉到了,微微离开我的纯,含着些许坏笑:“原来你也是坏人”然後深深的再次吻上了我。

    我不知道这个吻有多久,只感觉到彼此那份带着几分贪婪的索取,她的舌很柔、很滑,肉肉的主动在我嘴里四处索取,纠缠,身爲男人关键时刻怎能退让?我狂热的反攻着,灵动的挑动着她的舌尖,将它含住,一阵阵的吮吸。我的手紧紧箍住她的腰,用力往下压,让她隔着牛仔裤感受着我的火热和粗壮。她明白我的感觉,也在回应着我的感觉,一边跟我深吻,臀部用力的在我双腿间一阵阵的摩挲,隔着厚厚的裤子,都能感觉到彼此的火热和需求。她的主动让我可以放心的腾出两只手来,我的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唇,双手握住了她两团硕大的丰满,因爲毛衣的缘故,显得手中更加丰满,我能摸得出她里面的胸罩是半杯的,很薄。我的拇指隔着毛衣在她胸罩上方的半杯上揉搓,其他几根手指轮番按压、揉动着手里的嫩肉。蓝烟凝的喘息越来越重,在一阵猛烈的亲吻後,她忽然坐直了身体,凝视着我,双手交叉在自己腰间,慢慢但却没有任何迟疑的脱去了她的毛衣。我就那样躺在床头,看着她的动作。她轻咬着嘴唇,似乎在帮助自己下定什麽决心,手上却没有停止,双手伸到背後,轻轻一拉,那件黑色的半杯胸罩已松开,让她轻柔的取下,扔到一边。她很用力的在咬自己的下唇,都咬出了血丝。我心痛的坐起身,猛地将她抱进了怀里,尽管她那对丝毫不逊于绮妮的完美乳房让我恨不得就那样看一晚。我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耳垂,手只是搂着她的背,她能感觉到我的亲吻和抚摸更多的不是情欲,而是一份怜惜和痛爱,她的眼泪终于从眼眶落下。我的下面已经完全消下,我捧着她的脸,吻着,想给她安慰。

    “好好爱我。”她似乎最终下定了决心,擡起头来对我说,眼中还含着泪。

    我们再一次陷入了狂热的亲吻,她引导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她的手却伸到了我的腰间,笨拙的解着我的腰带。不久,她拉下了我的牛仔裤,然後是紧绷的内裤。我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弟弟软软的扒拉着,直到被握进她的手里,它刚刚擡起头,仿佛还没搞清状况,就被一团温润火烫包裹住。

    “嘶——!”我惊诧的看着埋头在我双腿间的蓝烟凝,她的唇正在我露出的阴茎下部裹动,在包裹住我的龟头一阵上下後,顺着我的阴茎,半包住上下滑动。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一个美女服务,我的弟弟兴奋的甚至感觉到有点胀痛,而她仍在继续,直探入我杂草丛生的大腿根,有些生疏、胆怯的伸出自己的小舌尖在我的两颗蛋蛋上挑逗。我被这种挑逗刺激的浑身抖个不停,腿间的酥麻就像传染一样,顺着血管一直传到心窝里,酥酥麻麻痒痒的。我的阴茎被蓝烟凝握在手中,蛋蛋却是在她的口中,耳边传来“哧溜哧溜”的声音,这份感觉让我有种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悸动。我抓住了她的头发,不管用劲,但清晰的表达了我的舒爽,这让蓝烟凝更投入的爲我服务,她甚至将蛋蛋包在了口里,用舌头裹住打着转,接着一路慢慢的,边含边用舌尖打滚着往上,并再一次将我肿胀的龟头含进了嘴里,舌尖围着我的马眼画着圈。

    “嗷——!”我的口中发出闷嚎。我猛地坐起身来,一把将她拉起,又重重的扔到了床上,扑了上去。

    跟绮妮的白皙一样,蓝烟凝的肌肤也白的耀眼,尤其在酒精的作用下,呈现出一种白里透红的桃色,更让人有种想将她生吞的冲动。她的乳比绮妮要小一号,但在她年轻的纤细承托下,显得更浑圆,她的乳晕比绮妮更小,只在乳头有淡淡的一小圈圈住嫩红的高翘乳头,我将她一对乳房握在手中,贪婪的来回挑逗着她的乳头,舌头一圈一圈的紧贴着她的乳头转圈,间或伸出舌尖,抵住乳头根部轻挑,似乎要将她乳头挑走,却让它更加坚挺。

    蓝烟凝紧闭着双目,在我的挑逗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轻轻的哼着。我一手摸着她的乳房,口里含着她的另一只乳房,一手忙乱猴急的解着她的裤带,很快,那一抹粉灰映入我的眼底。我不得不赞美造物主的神奇,创造出大自然这最美丽的风景,她的双腿间阴毛很少,顔色也很淡,使得中间那条溪水潺潺的肉缝更加清晰诱人,两片嫩红的鲜肉合拢禁闭处皱出浅浅的几道小褶皱,嫩嫩的,纷纷的,此刻,禁闭的淡粉肉缝下方,两片嫩肉结合处已微微的张开一个小口,好似一张粉嫩的小口,似张微张,又宛若一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下心的裹住花蕊。一滴凝露夹在其间,闪烁出一点晶莹,我用手指轻轻一撮,凝露已带着一条晶莹剔透的长长尾巴滚落。我凝视着这道美景,恨不得此刻能将眼睛变成了摄像机,将它永远记录下来,那滑落的凝露那麽乖巧的挂在她的双腿间,离那暗红的菊门咫尺之遥,我忍不住趴了下去,贪婪的用舌头从凝露的下方卷起,一路往上扫过,直到从她的花瓣上方扫过。

    “啊!”蓝烟凝差点叫出了声,身体控制不住的抖了一下。

    “你真美。”我赞叹着。手指轻轻打开她肉缝上方禁闭的两瓣,露出里面粉嫩的肉芽,用手指一碰,肉芽害羞的抖动了一下,双瓣又合住将它保护起来,我只好再用手指小心的分开,舔了上去。

    “啊——!”蓝烟凝再次一声轻呼,身体不安的扭动。我用舌尖触动着肉芽,使着暗劲,肉芽颤抖着似乎想躲避的更深,但其实却越来越露出,我的舌尖围着它由外往里的打转,她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禁闭的双瓣在晶莹的浸透下开始打开一角,然後在我舌头由上往下的扫弄下,分开,又合拢,我能感觉到舌尖碰触过的一片温润粘滑,甚至股股蜜露被扫进了我的嘴里,这样分开了,就再也不能如平常般合拢。

    我分开了蓝烟凝的双腿,像在品尝着珍爱般,不停的用舌头在她下体花圈、打扫,她的肉缝已完全打开,深藏的肉芽翻露出来,在我的眼中、在我的舌下颤抖,绽放,在我的舌下方,我的两根手指轻轻分开了两瓣,顺着泥泞的水路探入了她最宝贵、最隐晦的地方,“吱吱”的水渍声在我手指的挤压下传来,让我既满足,又兴奋,我的舌在上方快速的撩、扫、舔、撮,手指在下方缓慢的进出,每一次出来都带出更多的蜜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