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夫妻侦探社(淫妻)9

    时间:2018-02-14
    夫妻侦探社 第9节


    “真漂亮。”刘胖子仿佛被眼前的美景亮瞎了,就那麽呆坐在那里,死盯着绮妮弹出的一对几乎完美的乳房。

    “你这助理身材真魔鬼。”身旁的小曼酸酸的道。确实,绮妮的乳房是她最骄傲的地方,虽然已年近30,而且有过身孕,但那36D的傲人胸围却从未有一丝下垂或变形,始终保持着傲人的坚挺。

    “这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乳房。”刘胖子的声音都有些走样了。绮妮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这般的露出,简直要亮瞎了眼前的男人,男人的眼球看处,两团硕大的浑圆在女人胸前画出两道完美的圆弧,那麽自然的骄傲着,耸立着,硕大的顶端,两轮浅浅的粉红色乳晕淡淡的点缀在两粒水晶般晶莹迷人的粉葡萄周围,粉葡萄的最中心微微塌陷的露出一点小小的小窝,让人垂涎欲滴,眼前的男人几乎迷醉了。看了好一会儿,刘胖子才伸出他贪婪的手,握住了那对丰硕的根部,一双肥手也只能堪堪握住一个半球。

    “做我的老婆吧,宝贝儿,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刘胖子仿佛坠入了魔道,声音都不属於自己了,他那麽贪婪、渴望、不知足的握住绮妮丰硕洁白的乳房,揉捏着、轻轻握住甩动着,看着如水囊般不规则甩动的丰满,他嘎嘎的笑,然後俯身下去。

    曾经我的最爱,我认为将永远会是我最珍贵珍藏的那对宝贝就这样在我的眼前,落入了另一个男人的口中。

    我呼得站起了身。

    “你干嘛?!”女士拉住了我。

    “够了!”我大吼着:“我要去救她!”

    “你疯了,还不到时候!”小曼大吃一惊,“你这时候进去,我们前面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你冷静一点,已经湿了一只脚,你还担心湿一双脚吗?”

    小曼的话让我颓然的坐下,脑海里一片空白,理智告诉我必须马上冲过去,又有另一个无声的声音死死的将我框定在座位上。

    “我今天早晨才发现,这死胖子太狡猾了,当初签婚前协议的时候,留了一个後门,我一直没注意。”

    “什麽後门?”我的心中闪过一阵不详的预感。

    “里面有一款小字的解释条款我以前没注意到,是对因男方被追奸在床的解释。”小曼有些困难的咽咽口水,小心的看我一眼:“条款上说,说……”

    “说什麽?”我的眼神有些漂离。

    “说只有现场捉奸到男方在女方体内射精後才算。”我的脸色一阵苍白,我知道小曼的话绮妮也挺到了。

    “对不起,我也是才发现………”

    我摆了摆手:“你才发现?呵呵”我惨笑着,“就因为你才发现,我就必须付出我老婆的代价?”

    “什麽?”小曼大吃一惊,“我……我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们……”

    “对不起,我要终止我们的合同,对於我的违约,我会按合同的约定做出赔偿。”我终於发现,对於网上所谓的“淫妻”,大多数男人也许更多的只是叶公好龙,当真正要自己面对这一天时,内心的天几乎会要塌下来了。

    “不行不行!”小曼死死拉住准备走出去的我,“我们已经走到最後一步了,我不能放弃,也不会放弃!我给你加钱,再加20万,50万,100万!”

    “小曼,这不是钱能买到的。”我冷冷的告诉她,挣脱了她的手。

    “不要,我求求你!”小曼死命的拉住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对我已经有所发现,一旦暴露我就什麽都没有了。求求你!”她整个都扑在了我的身上,“我给你加钱,我会给你补偿,你想要什麽?我都给你。”她明显是有些急了“我什麽都给你。”她忽然想到了什麽:“我拿我自己补偿你,怎麽样?!”

    她的话让我一呆:“难道钱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万能的东西吗?”她却以为这让我动心了:“你也是想要我的,对吗?我不比你老婆差,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她更出色。”

    她拉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你认为对於一个男人而言,自己的老婆是可以有价交换的吗?”

    “不能,我知道不能!我们这不是交换,而是一种补偿,一种你失去最珍贵的东西的补偿。”小曼拉开了我的裤带,“而我愿意为你们的损失付出任何补偿。”

    说实话,那一刻,我并不是对这个女人有任何兴趣,而是被她的话所震惊了,我无法想像她究竟是为了什麽,选择如此疯狂,是因为钱?或别的男人,还是她已经无法忍受到不惜一切代价的离开她嫁了仅仅5年的肥胖男人?

    我房间里的动静一句不落的传进了隔壁房间里绮妮的耳朵,她一开始震惊,僵硬,已经开始挣扎的身体忽然停止了扭动,因为她的耳朵里传来了另一个房间里“哧溜哧溜”的声音,这个声音她是那麽熟悉,那麽清楚,那是一个女人吃棒棒的声音,她完全震惊了,震惊到不能动弹一下,直到自己的双腿间,一个火烫的坚硬点了点她已翻露出的嫩肉,她仿佛也没有任何感觉,然後那个坚硬顶在了自己的两瓣阴门唇肉间,微微用点力往里一挤,已挤进了一团温润嫩滑的包裹之中。

    “草,溜这麽多水里面还是怎麽紧啊,真爽死我了。”刘胖子进去後没有动,而是闭上眼,静静的感受了一下这紧凑的包裹。

    绮妮放弃了所有徒劳的抵抗,闭上了双眼,一滴泪水从眼角滚落……

    (六)

    我看着这个在我身上磨动着自己臀部的,叫做小曼的女人,此时的小曼早已是一丝不挂,坐在我双腿间,臀部起伏吞吐着我粗壮的肉棒,从她身後看去,电脑画面上,赤身裸体的绮妮也是以同样的姿势,坐在刘胖子的身上起伏,仿佛是有意的,绮妮背对着摄像头,臀部尽可能向後翻起,以便摄像头里可以清晰拍摄到正快速进出她身体的那根肉棒。电脑里传来刘胖子的喘息和绮妮若有若无的呻吟。

    身上的小曼发现了我的游离,她回过头去,看见了电脑上那一幕:“你们男人都是变态,喜欢看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做。”

    “我没有。”我否认到。

    “没有吗?”小曼喘息着起伏:“那什麽我能感觉到体内的肉棒更坚硬了。

    “你为什麽要用都?”我岔开了话题,双手握住在自己眼前跳动的一对大白兔,她的乳房没有绮妮的大,但盈盈一握的手感也别有风味。

    “因为刘胖子也喜欢做这事。”小曼淡淡的。我诧异的看着她,惊呆了。

    “否则我怎麽会如此不惜一切代价的要离开他。”小曼笑了,有点惨,“这次以後保护好你的女人,他会让每一个贞妇变成荡妇。”

    “也包括你?”“也包括我。”说完,小曼从我身上下来,握住我的坚硬,也不管它刚刚交孪後的一片湿滑,含在了口里。

    “嘶——!”我长吸一口气的声音清晰的传过隔壁房间。

    “来,不要怜惜我,狠狠的操我!”小曼面对着电脑萤幕趴好,屁股高高的翘起,露出滑腻腻的阴门,我站在了她的身後,看着电脑萤幕里正那麽主动的在别的男人身上起伏的绮妮,狠狠的插进了小曼的身体。

    “啊,就是这样,干我,干我……啊……你好棒……我爱死你的肉棒了。”小曼口里胡言乱语着。

    “啊,宝贝儿,你终於放开了,嘶——!我好喜欢。哎呀……哎呀……尼玛,你下面会咬人啊,爽死我了,我草,慢点,慢点……”

    电脑里传来刘胖子爽翻了的声音。我能看见,绮妮双手撑在刘胖子的肩上,纤细的媚腰带动着她的丰臀包含着刘胖子的肉棒在刘胖子的双腿间碾磨,只露出2颗蛋蛋在她的臀下,“来,让我来好好伺候你。”

    刘胖子双手拖住绮妮的双腿,让她半蹲着,自己下体一阵快速的起伏,他树起的肉棒在他的起伏下快速的、大尺度的进出着绮妮的身体,想不到这胖子竟然还能做出这麽敏捷的动作,以至於很快绮妮几乎就无法控制平衡了,身体半往後倒着,双手向後撑在胖子的膝盖上,身体後仰,下体主动前送。

    我知道这是绮妮的报复,但眼中的淫靡,下体的快感,心里的酸楚,让我无法停止,这也是报复吗?我问自己,身下更有力,更快速了,很快,电脑上,妻子也趴在了床上,刘胖子跪在她身後,扶正自己的小鸟,再次进入,我知道这是绮妮最喜欢,也最无法控制自己的姿势。

    果然,视频里很快传来绮妮隐忍但却无奈的低吟。仿佛也在报复绮妮,又或者其实是在跟刘胖子比赛,我的肉棒始终坚挺无比,似乎不知疲倦的在小曼身上耕耘,进出,从床上干到桌前,又干到床上,小曼2次高潮後被我干得几乎瘫软在床上,而画面里,我深爱的绮妮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我最後一次忘掉了所有,尽情的将最後一滴精液射进小曼体内後,感觉整个人几乎要虚脱了。

    画面里,刘胖子已走进了浴室里,绮妮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向天花板,岔开的双腿间,一股白浊从张开的肉缝中涌出,淩乱的挂在泥泞的阴毛上……

    ************

    一年以後。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里,接到了小曼的电话,她说她到了上海,想见我一面。心中有些诧异,犹豫了一会儿後,答应了她的见面要求。出门前,看着正在门口办公桌前忙碌的绮妮,我张口想告诉她,想想,又作罢。

    跟她的见面是在外滩的一间酒吧里,再次见到她,她的脸上少了以往的一份阴沉,多了几分阳光和幸福。

    “离了?”我问她。

    她点点头。

    “你们这离婚官司也打得够长的。”“没办法,牵扯到分家产的问题,你懂得。”我点点头,表示明白,这确实,但凡牵扯到这家产官司,总会是又臭又长。

    “你们呢,怎麽样?”她问。

    “也离了。”我淡淡的。

    “什麽?!什麽时候?”她有些吃惊。

    “快一年了。就在你的案子结束後没多久。”我的表情木木的,心里却又是一阵绞痛,原以为离婚这麽久应该习惯的,看来,是我错了。

    “对不起。”

    “没什麽。这也是命中注定逃不过吧。”

    “那你们……”

    “还在一起,离了婚,事业上还是夥伴,你说是吧。虽然我们那个也算不上什麽事业,主要她还没找到适合自己的新行业。”我多解释了一句。